华夏幸福命运急流 平安资管百亿入股中的舍得人生

2018-07-11 09:50:27 来源:澎湃

  7月10日,华夏幸福的股票上扬得很厉害。

  涨势源于一个利好,该公司控股股东华夏控股以137.7亿元的价格,向平安资管转让了约20%股份。“幸福来得太突然!”,股吧中一声叫好,引来不少股民认同。

  但此刻华夏幸福掌门人,或许就喜悦与压力并存。此次引入中国平安,得面对种种苛刻的条件。

  因为,新一轮地产寒冬的警号已在耳边响起,他狠下心做了人生中又一次重大决定。

  命运急流

  51岁的王文学,几乎是把中国平安请进了自己一手创办的庞大地产王国。

  他于1998年开始接触房地产开发领域。当年6月29日,国内正式取消实行了40多年的实物分配福利房做法,不少开发商乘风而起。

  华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也在这一年成立,它是华夏幸福的前身,开发的第一个项目叫“华夏花园”,位于河北廊坊市。

  如今,华夏幸福坚定坚持自己是产业新城运营商,不是传统房企,这源于创业的肇始。而创始人王文学在公司内部一直处于绝对控股地位。他通过华夏控股、鼎基资本把持了62.37%的股本。

  而根据7月10日当天12点03分发出的公告,华夏幸福控股股东华夏控股,与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《股份转让协议》。

  其中约定华夏控股通过协议转让方式,向平安资管转让582,124,502股公司股份,占华夏幸福总股本的19.70%。

  股份的转让价格确定为23.655元/股,转让价款共计137.7亿元,这一价格距离7月9日收盘价折价了约5%。

  此次权益变动前,平安资管及其关联方仅持有华夏幸福524.3万股,占比0.18%。权益变动后,平安资管持股数量激增至5.87亿股,持股比例19.88%。

  华夏控股的持股比例则降至42.67%。参照华夏幸福最近一份前十名股东持股情况表,转让一经完成,平安资管将成为华夏幸福第二大股东。

  鉴于出现持股比例较大的第二大股东,华夏幸福董事会面临改组。公告称,在标的股份过户登记至平安资管名下起5个工作日内,平安资管会向华夏幸福董事会提名2名具备任职资格的董事候选人。而在30个工作日内,华夏幸福将召开股东大会,进行董事会改选。

  随股权变更而来的还有一份利润补偿担保。华夏控股向平安资管保证:

  以上市公司(华夏幸福)2017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基数,上市公司2018年度、2019年度、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率,分别不低于30%、65%、105%。

  即这三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须分别不低于114.15亿元、144.88亿元、180亿元。若利润补偿期间,任一年度的实际净利润小于预测利润的95%,则华夏控股承诺进行现金补偿。

  与此同时,华夏控股和王文学未来要想减持的话,还需经过平安资管签字同意。

  且减持时,每股转让价格不得低于本次股份转让的每股转让价格23.655元/股;华夏控股和王文学亦须保证受让方同意,平安资管也能以同样的价格与数量,将华夏幸福股份卖给同一受让方。

  意味着,减持的的价格和减持数量受到严格控制。

  观点地产新媒体尝试同华夏幸福建立联系。对方表示:“未来,公司会继续按照目前计划发展,进一步开发运营产业新城项目。平安是全方位金融平台,同时还具有其他方面优势,可在适当情况下考虑未来进一步合作。”

  外界的声音却不一样,有人形容这桩交易就像在割肉。但“舍得”仿佛是每一位企业家必备的修养。

  舍与得到

  和目前大多数中年企业家一样,王文学上世纪90年代下海,离开廊坊市交通局。1992年,他在原单位附近,开了一家名叫“川崎”的日式火锅店,做起了旧同事的生意。

  不久,就有当地官员替其牵线,为政府一些新建的楼堂馆所做翻修升级。“政府性楼堂馆所”包括,办公楼、会议楼、大礼堂、招待所、展览馆、纪念馆、俱乐部、干休所、疗养院、有较高级装饰的干部宿舍和干部病房等项目。

  不过他的装修业务很快遇到打击。据了解,1997年一场亚洲金融危机,令全国财政吃紧。利用信贷、地方债等资金修建楼堂馆所被严令禁止。王文学对下游供应商施工队的欠款无法结算,但若要向政府追回欠缺钱款,也是无从下手。

  无奈之下,王文学当众烧毁了政府的装修合同,声明不再讨要欠款。虽然独自背负了近500万元的债务,但这一举动,也让他赢得政府的青睐,积攒了人脉资源。

  据称,华夏幸福第一个项目“华夏花园”的用地,便是王文学到廊坊政府寻得开发土地的批条。随后他从银行获得2亿元贷款,还清了此前的装修欠款,最后盘下地来做开发。

  2018年以来,监管趋严,使得融资情况不容乐观,地产融资渠道越来越窄。精明的王文学不可能意识不到环境的剧变。

  有分析就认为,王文学此次出让股权虽损失了一些权益,但更重要的是华夏幸福自此引入了有国资背景的中国平安为其背书。未来公司的融资成本会降低,在招商引资方面也会得到更多便利与资源。

  国际地产资管公司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就认为:“目前地产商需要储粮过冬了。”如果不能找到强力“靠山”,现金短缺时,就比较难得到有效的救援。

  找到强有力的股东加盟,到手的137.7亿要怎么花,那是华夏幸福的问题了。而王文学最近也在忙另外两件事,一件是OLED面板,一件是造汽车。

  OLED显示屏是利用有机电致发光二极管制成的显示屏,相比传统液晶屏有对比度高、厚度薄、视角广、反应速度快等优势。近来由于不管是电视还是手机,各种显示设备均开始流行全面屏,因此OLED面板的需求随之升高。

  王文学早在2015年便瞄上了这门生意。他控股了当时还主营奶制品的黑牛食品,并在一年后发布定增预案,拟以每股不低于16.70元的价格,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.78亿股,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80亿元用于进军OLED产业。

  今年6月,经历一番重组的黑牛食品正式更名维信诺,跨界电子显示器。现时主业尚未盈利,正是急需资金补贴的时候。

  在汽车方面,去年年末王文学通过其控股的拉萨知行创新科技有限公司,以3.3亿元的价格,成为浙江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,持股约53.4%。

  浙江合众最近也正式发布了自己的汽车品牌NETA哪吒汽车。而大家都知道,新能源汽车也是一门烧钱生意。